解读丨多方入手形成合力激发民间投资活力

摘要: 我国近年来部署出台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并开展了专项督查,从而促使民间投资增速企稳回升。

10-12 20:56 首页 中国经济时报

  我国近年来部署出台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并开展了专项督查,从而促使民间投资增速企稳回升。


资料图片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丽敏



  在经济新常态下,民间投资的表现对于我国经济增长能否达到预期至关重要。日前,国务院再出手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指导意见》),意在促进民间投资活力不强局面的根本改观,进而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行政手段持续发力

  “民间投资堪称增强经济内生动力的‘发动机’。”业内人士这样形容民间投资的重要性。而以下的一组数据,将更加生动地显示出民间投资的位置。据统计,目前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约为60%,创造了80%左右的社会就业。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7年1—8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239148亿元,同比名义增长6.4%。


  以此来看,民间投资对于我国经济稳增长的意义不言而喻。数据显示的成果,也得益于我国近年来部署出台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并开展了专项督查,从而促使民间投资增速企稳回升。


  例如,不久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要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的措施:一是深化简政放权,抓紧精简合并投资项目的报建审批,对已报审的民间投资项目,限时办结。二是鼓励民营企业参与“中国制造2025”、现代农业、企业技改等重点项目。三是完善民营企业信用评级制度,丰富循环贷款等金融产品。


  在这些有针对性的政策举措下,我国民间投资有所好转。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指出,一方面,市场的供求关系总体趋好,市场活力有所改善,为民营企业的投资和发展创造了比较好的条件。另一方面,现在各方面的政策支持,对民营企业都提供了更多的空间,包括“放管服”改革、市场准入、PPP项目的加快推进等,有利于带动民间投资的发展。


  不过,尽管民间投资有所好转,但不能否认,要保持良好势头仍面临着不少困难和障碍。正如《指导意见》中所说,部分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尚未落实到位,营商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一些垄断行业市场开放度不够,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存在,民间投资活力不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观。


  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马建堂对媒体表示,相对于2014年之前的增速接近20%的速度而言,这一两年的民间投资增速有所下降,民间投资增速回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与我们经济整体的增速换挡有关系,也与我们整个营商环境需要进一步改善有关系。”


  因此,《指导意见》提出了十方面的措施,以期以行政手段更进一步提升民资投资的增长。


  需要注意的是,亦有观点认为,今年以来,多项经济指标好于预期,经济运行中的亮点不断增加,经济景气度有所回升,为民间投资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也对民间投资增长形成了有效支撑。但从长远来看,激发民间投资的内生动力仍须继续努力。

全方位提升积极性

  民间投资的主体是企业,这毋庸置疑,所以,《指导意见》中以企业为主作出了多项规定,像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支持民间投资创新发展、降低企业经营成本、为民间资本提供多样化融资服务等,都紧跟企业的切实需求,其中也不乏亮点。


  比如,在支持民间投资创新发展时,《指导意见》鼓励民营企业进入轨道交通装备、“互联网+”、大数据和工业机器人等产业链长、带动效应显著的行业领域;广泛吸纳各类社会资本,支持企业加大技术改造力度,加大对集成电路等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重点项目的投入。为企业解决资金问题时,《指导意见》提出要实施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着力解决对企业抽贷、压贷、断贷等融资难题;完善民营企业信用评级制度,客观评价民营企业实力,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


  锐合防务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李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企业发展过程中,需要企业领导者将绝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市场经营中,这是最实际的需求,但目前的现状是,企业还是会因为一些审批条文分散精力。“如果未来政府可以出台市场机制为主,审查机制和监管机制为辅的企业管理框架,那将很大程度上提升民间投资活力。”李炜说,“作为企业,我们希望政府进一步减低准入门槛,依靠市场竞争自然淘汰的方式,来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


  对于政府提供的民间资本融资服务,李炜认为,现今绝大多数情况还是以不动产抵押的方式来实现,这与当今快速变化的信息化社会发展形态不太相匹配。但是在处于进一步改革和转型期的现实环境中,出于对风险的控制,政府监管部门也只能采用这种监管措施。


  李炜建议,政府可以进一步规范互联网金融市场,让目前市场中的P2P网贷等融资模式合法、合规、合理,并明确实际责任人,再叠加监管体系本身的市场化、品牌化运作,以达到仅靠政府无法提供的融资服务。“此外,近两年实施的多证合一的企业身份代码制度是一个非常好的改革举措,我们希望像这样贴近市场的管理举措今后能够越多越好。”李炜说。


  当然,民间资本的发展也离不开政府。《指导意见》要求地方各级政府向民营企业作出政策承诺要严格依法依规,并严格兑现合法合规的政策承诺,不得违法违规承诺优惠条件等等。与此同时,还给出了惩罚意见,对造成政府严重失信违约行为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要依法依规追究责任,惩戒到人。


  在李炜看来,民间资本不论是在当地投资兴办企业,还是参与当地政府项目建设,都是以获利为目标的经营行为。而政府的事前承诺、合同是计算企业投资回报的重要依据,一旦政府无法履约,将给企业带来严重的打击。短期来看,最为明显的应该是企业的损失;长期来看,当地政府则要为当地的信誉度降低和发展停滞买单。“因此,政府和企业要共同认识到必要的风险,以获取合理回报的投资行为取代投机行为,这对企业、对政府都是一件好事。”李炜说。


  对于《指导意见》中提出的“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增强政府服务意识和能力”,李炜认为,政商关系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之所以现在需要重新构建,是因为我们在此前的发展中,没有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想要打造新型政商关系,政府需要考虑逐步退出市场经营主体地位,把市场还给企业。


  此外,针对当下“火红”的PPP,《指导意见》也有所体现。据悉,中国将加大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开放力度,禁止排斥、限制或歧视民间资本的行为,为民营企业创造平等竞争机会,支持民间资本股权占比高的社会资本方参与PPP项目,调动民间资本积极性。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蒋帅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http://www.cet.com.cn 



首页 - 中国经济时报 的更多文章: